《我的姐姐》热映,反应出当代女性的焦虑
心理百科 幕远海 2021-04-05

《我的姐姐》昨日上映,不同于以往的亲情电影,这部片子的主题更多描述的是女性独立题材。“姐姐”不只是张子枫饰演的女主角安然,和朱媛媛饰演的姑妈,更多了是有着相似命运的女性群体。

“22岁儿子拒绝抚养弟弟,被告上法庭”

“47岁妈妈背着我生二胎,比我小20岁的妹妹,凭什么让我养?”

“姐姐凑钱给弟弟买房:现实版樊胜美?”

是否感觉熟悉?这些都是近几年的新闻,都是真实发生在生活中的事件。

《我的姐姐》热映,反应出当代女性的焦虑

姐姐究竟意味什么

“姐姐”究竟意味着什么? 牺牲?

在我的理解中,影片中的“姐姐”象征了新一代女性在家庭和自我之间的挣扎,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,姐姐应该有她自己想要的生活。

“扶弟魔”or自我实现?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那个现实版的“樊胜美”。在杭州打拼3年的女孩洛洛,不幸去世。家人赶过来的速度倒是不慢,但父母是赶来要赔偿为儿子买房的。在这样的家庭中,女儿或许只是赚钱的工具,甚至女儿去世后也不忘从她身上捞一笔。

《我的姐姐》热映,反应出当代女性的焦虑

希望所有正在遭受重男轻女经历的女孩子都能明白,可以适当帮助自己的亲人,但不要被亲情绑架,我们放在第一位的首先是我们自己,然后才是家人、爱人。

随着二胎政策的开放,二胎家庭的数量不断增长,如何平衡老大与老二之间的关系也是现在父母需要思考的问题,很多人都认为生二胎是为了给老大带来一个可以一直陪伴他的人,实际上,二胎的到来更多地是促使着老大的成长。要做的是平衡好孩子之间的关系,让孩子健康地成长成一个独立的人。

原生家庭之伤

电影中安然18岁那年,因为二胎政策的开放,父母终于如愿生了一个男孩子,父亲对弟弟偏爱有加,父母出车祸之前,他们正急着把安然名下的学区房过户给弟弟,父母不管安然的梦想,私自修改了她的高考志愿,这样的家庭催促着安然迅速成长独立,与家庭割离,安然像一只浑身带刺的小动物,反抗着被原生家庭强加在自己身上的命运。

家庭在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打下很深的烙印,不管你喜欢还是不喜欢。原生家庭的创伤对一个人的影响真的很深,但更大程度上的影响在于你一次次将自己按在童年时所接受的“标签”上,任由它挡住你本身存在的价值。

解决原生家庭带来的坏影响,最好的办法是撕下它,扔到地上,跨过去。

《我的姐姐》热映,反应出当代女性的焦虑

女性何时才能独立

电影中的姐姐,工作后攒钱努力实现理想,职场上被人歧视侮辱她选择回击,不接受职业属性对女性的标签化和贬低。 为了理想,放弃了优柔寡断的男友和他背后一言难尽的家庭,不盲从接受旧思想对女性的规训。 而面临着弟弟与理想之间的挣扎,忠于自我才是关键。

当有一天,我们谈论一位女性时,脑海里不再只是 “牺牲、付出、无趣、衰老” 这样的词汇,而是可以用自由、自爱、尊重来描述她时,才真的获得了独立。在成为任何一种角色之前,你首先是自己,无论你是女孩、姐姐、还是妈妈,都是最美的自己。

如果你正在被原生家庭的创伤困扰走不出来,如果你为自己的未来感到迷茫,别担心我们一直在这里,这里有经验丰富的心理咨询师和专业的精神科医生,为你提供科学的诊疗方案和心理援助,助你走出创伤,与自我与家庭和解。

最后希望,每一位当代女性都能挣脱家庭和社会上的桎梏,寻找自己生命的价值。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

朱红宇
朱红宇 推荐心理咨询师,生活中遇到的困惑欢迎找我诉说。
安徽省涡阳县 186 人咨询 198.00元
预约咨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