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人际心理 李好富 2021-04-06

这是一个看脸的时代吗?如果你是小红书、抖音这些靠着一张精致的脸,就能收获上万粉丝接推广的社交媒体的深度用户,答案或许是肯定的。

白皙、无暇、紧致、抗老、逆龄,这些让人心动的营销话术,已经被各种护肤、美妆以及医美广告滥用。可以说,人类的一张脸,养活了无数条“外貌”产业链。

从本质来讲,这些正享受着「容貌焦虑」带来的红利的产业,让作为其中消费主力军的女性群体,承受着比男性更多的压力。

前不久,中国青年报调查了一部分国内高校大学生的容貌焦虑,根据2063份问卷调查显示:59.03%的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上的容貌焦虑。而从整体来看,女生要比男生更加严重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图片来源于中国青年报

这份调查还找到了容貌焦虑的群体结构性差异,发现不仅女性深受其“害”,就连男性也惨遭“荼毒”。男生(9.09%)中严重容貌焦虑的比例比女生(3.94%)更高,而女生(59.67%)中度焦虑的比例远高于男生(37.14%)。

前段时间,火出圈的丁真,引发了一场男性的容貌焦虑。在虎扑的一项投票中,63%的人认为自己比丁真更帅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虎扑社区上的投票

根据网友评价能直观地感受到,这些男性很难接受,一个连汉语都不会说的草原糙汉在一日之间收获了顶级的流量。可以说,丁真以外貌的走红,直接点燃了部分男性的容貌焦虑。

而女性这边,长期以来都是“没有丑女人,只有懒女人”、“爱打扮的女人才好命”各种引发容貌焦虑的话术,通过铺天盖地式的社交宣传,占据了不同年龄阶段的女性心智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最近有个网络流行词叫「无效化妆」,指的该化妆的地方都化了,该用的化妆品也都用了,但是出来的效果看起来“变化不大”,引发了许多人的容貌焦虑

从小红书一篇贵妇级护肤品的种草笔记,“收割”消费能力跟不上欲望水平的女大学生,到花掉几十万去做医美甚至整容的贵妇,我们不禁开始感慨:拥有一副好看的面孔,为什么就那么重要?

为什么人们都喜欢长得“好看”的人

俗话说,爱美之心,人皆有之。

我们的大脑,对“好看的外貌”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兴趣。从进化论的角度来说,这是自然选择带来的结果,因为美丽、帅气这些人人向往的外貌特征,是繁衍能力强大的外在标志。

在人类进化的过程中,好看的外貌已经成为高质量伴侣的求偶信号。我们对外貌的追捧,也早已在潜意识里演变成了一种对优质基因的渴望。

一个人长得好看,代表着TA拥有优越的基因,更容易成为追求的目标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B站上的小学生学化妆

但与此同时,“以貌取人”的偏见意识也逐渐越积越深。《怪诞心理学》曾指出:在现实生活中,我们会把外貌和喜欢程度挂钩。

每当看到一张有吸引力的面孔,我们都会不自觉地将其与一些正面的特质联系起来,比如热心、诚实和智慧。与丑陋的人相比,长相好看的人更有可能获得工作,得到的薪水也要高于其能力相当的同事。

美国著名经济学家Daniel Hamermesh也曾做过一个有趣的研究,他发现:相对于姿色平平的人来说,外貌出众的人的收入要高到10%到12%。这种现象存在于美国的各行各业,从橄榄球到律师,甚至是他自己的同行——经济学家。

还有更多的研究,都揭示了类似的现象,即使不考虑异性相互吸引,也能说明:长相与成功呈现出正比例的关系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《令人心动的offer》李晋晔在面试时的回答

就拿面试来说,虽然外貌不是最重要的考量标准,但当面试官遇到两个能力都符合要求的候选者时,外貌才会展现出某种程度的决定性影响。

总而言之,人类对外貌的追捧,就像一股暗藏流动的能量,始终贯穿着整个人类社会,在某些具体的时刻场景才会“显形”。

但是如今,它却渐渐成为了那些护肤品、化妆品、医美以及整容等“外貌”产业链,得以生存并运行下去的核心逻辑。

女性化妆,就一定是取悦男性吗?

既然人们追求美貌的本质,受着异性相吸的驱使,那么我们就不得不站在性别的角度,来考虑一个当下许多女性关心并且渴望反驳的话题:

女性化妆打扮,就一定是取悦男性吗?(在这里我们先不讨论LGBTQ群体)

在颜值被过分放大的语境下,对于感到容貌焦虑的女性来说,好不容易从化妆品、护肤品里找回了一点自信。

然而还是有人站出来发问:你化妆化得那么好看,是为了取悦男领导,还是找到所谓的自信?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街头受访者表示:化妆是一种尊重

从性别的视角来说,女性化妆的传统是男权社会(不等同于男性)的产物。但是这并不能强有力地反推出“每个女性化妆,都是为了取悦男性。”

要明确的一点就是,所有人的行为都是社会规范和习俗影响后的结果,我们不能从社会群体的行为来反推个体的行为。

那么,为什么说“化妆是男权社会的产物”?

因为在男权社会的规范里,女性是受到压迫与束缚的。在这样一个权力结构下,女性更多的是提供身体价值,而不是男性常被看重的社会价值。

男性的价值一般通过钱、权和社会地位来衡量,而女性的价值则更多的是通过生育、抚养后代以及身体的审美观赏价值来体现。

最后,男权社会给男性与女性,分别提出了不同的传统标准:郎才女貌。

所以,女性选择化妆并不是一种主动取悦男性的行为,而是“郎才女貌”的传统男权价值观,占据了每个人的心智,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。

「容貌焦虑」化妆就是为了取悦别人吗?

在暴走漫画里,女性也难以逃脱“身体价值”的禁锢

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,许多女性这样回击道:“我化妆是为了取悦我自己,因为化了妆我会感觉更加自信。”

化妆,从表面上来说,提升了女性的容貌,但从本质来讲,也让女性在男权社会的评价体系里,提升了自己的外貌价值。

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虽然人类对外貌的追崇与男权社会无关,但是这种在外貌上对待男女的双重标准,才是男权社会的核心体现。

容貌焦虑,可以说困扰着一批又一批的女性,甚至近些年也反噬到了部分男性群体。只有在讨论这类问题的时候,性别研究才彰显了它的价值与意义,让我们知道,在讨论容貌焦虑的时候,我们到底在讨论什么。

虽然批判容貌焦虑,很难在短期内改变“郎才女貌”的价值观,让更多女性的价值从外貌、生育这些身体价值中解放出来,但是我们仍然可以从话语权的层面,帮助更多人消解容貌焦虑,抵制类似Bodyshaming这种制造容貌焦虑的行为。

声明:本站内容与配图转载于网络,我们不做任何商业用途,由于部分内容无法与权利人取得联系,稿费领取与侵权删除请联系我们,联系方式请点击【侵权与稿费】。              

罗卫国
罗卫国 推荐心理咨询师,生活中遇到的困惑欢迎找我诉说。
上海 214 人咨询 280.00元
预约咨询